《大唐荣耀》背后的真实历史 唐代宗李豫的匆忙一生

发布日期:2017-09-29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郭慧敏

定于1月29日播出的电视剧《大唐荣耀》很快就与观众见面了,透过预告片我们可以看到本剧主要讲述的是沈珍珠与代宗皇帝李豫的爱情故事。但这只是小说演义,据史料记载,沈氏(剧中的沈珍珠)于玄宗开元末年被选入东宫。时肃宗李亨为皇太子,赐沈氏于广平王李豫(李亨长子,亦即日后的唐代宗)。开元末年,沈氏以良家子的身份选太子宫,被赐予当时为广平王的唐代宗,天宝元年(742年),沈氏生下儿子李适(唐德宗)。后安史之乱爆发,沈氏在战乱中失踪。此后再无沈氏记录。今天小编所要叙述的电视剧的男主角唐代宗李豫的真实经历。

大唐荣耀剧照平淡的青年岁月

唐代宗李豫,初名李俶,生于开元农历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公元726年1月17日)东都上阳宫。肃宗李亨长子。十五岁封广平郡王。史书上记载李俶宇量弘深,宽而能断。喜惧不形于色。仁孝温恭,动必由礼。幼而好学,尤专《礼》、《易》,玄宗钟爱之。通过记载说明作为爷爷的玄宗皇帝李隆基还是比较喜欢他的。但众所众知的是玄宗皇帝一生儿女众多,而李俶的父亲(肃宗李亨)在玄宗朝并不得宠,史书上的记载充其量是李俶当皇帝之后史官的溢美之词。从中可以看出,李俶在开元、天宝年间并没有什么一鸣惊人之举,直到那一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公元755年12月16日(天宝十四年),安禄山范阳起兵,安史之乱爆发。次年,潼关失守,玄宗携杨贵妃及皇室宗亲西逃,这其中就包括李俶和其父亲李亨。马嵬驿兵变之后,玄宗与太子李亨分道扬镳。公元756年农历七月十三日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市区)为朔方诸将所推而自行登基。遥奉玄宗为太上皇,改元至德,是为唐肃宗。肃宗登基后,封李俶威天下兵马大元帅与郭子仪一道抗击安史叛军。

剧照因祸得福登基称帝

在平叛的过程中,李俶逐渐体会到了民间的疾苦和世道的艰难。至德二年(757年),李俶率领唐军和回纥、西域等部联军十五万人向东征讨叛军,准备收复长安、洛阳两都,而唐肃宗已经事先和回纥约定:一旦攻克两都,则土地、士庶归唐朝,金帛、子女归回纥。为了和回纥进一步搞好关系,李俶和回纥叶护结成了兄弟,使得叶护非常高兴。后来战争颇为顺利,很快就收复了长安,根据当初的承诺,回纥军要冲入城中去抢掠,眼看城中百姓就要遭到劫难,李俶抢先下马,拜在回纥叶护的马前向他恳求,说如果此时进城抢劫,东京洛阳的百姓知道以后肯定要帮着叛军拼死守城,到时将对官军不利,希望叶护能到了东京之后再履行承诺。叶护见了李俶的举动也大吃一惊,连忙跳下马回拜,答应不再进城,直接去攻打东京,随后便和仆固怀恩带领回纥和西域联军绕道城南,扎营在浐水之东,李俶带领官军整队入城。李俶的举动挽救了城中的百姓,也使在场的所有人心悦诚服,城中的男女老幼夹道迎接,欢声雷动。许多人看到李俶下拜时都感动得流下眼泪,无论胡人还是唐朝军民都纷纷赞叹说:“广平王真是华夷之主!”事情传到唐肃宗那里,他也很高兴地说:“朕不及也!朕不及也!”李俶在长安停留了三天,安抚百姓,很快就带兵东征。后来收复洛阳,回纥兵仍要掳掠,让李俶很是担心。幸好当地父老凑集了罗锦万匹送给回纥,这才免除了祸患。

如果说军事生涯为李俶的登基积累了军事资本,那么宫廷斗争则为他带来了政治转机。肃宗李亨共有14个儿子,但是综合考虑年龄、能力、喜欢程度等诸多因素,真正有实力竞争太子职位的其实只有两个人,即老大广平王李俶和老三建宁王李倓。就肃宗而言,他还是比较喜欢李倓的,而且李倓统军作战,多次击溃盘踞关中的叛军。在军事上,李倓和李俶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但李倓为人正直,多次向肃宗揭露李辅国、张良娣二人罪恶,李辅国、张良娣诬陷李倓欲谋害其兄广平王李豫,肃宗听信谗言,赐李倓死。李倓死后,肃宗也颇感后悔再加上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久之后宦官李辅国与皇后张良娣争权闯入肃宗寝宫,肃宗惊吓而死。李辅国拥立李俶即位,改名李豫,是为唐代宗。

大唐荣耀雷厉风行除宦官

代宗登基之初,李辅国因拥戴之功而由兵部尚书、判元帅行军司马、闲厩使而进号为尚父、司空兼中书令,从此居功自傲,狂妄跋扈,甚至对代宗说:“大家(代宗)只要在宫里待着就行,不管什么事情都有我处理着呢。”这当然让代宗很愤怒,但顾念到他诛杀张皇后、帮助自己即位的功劳,代宗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对李辅国治罪,而是派人在夜里悄悄潜入其家将他杀死,然后又追赠他为太傅。

继李辅国之后出现的是程元振。他的权力超过了李辅国,而且更加专横跋扈,吐蕃军队攻来时他甚至扣住军情不报,导致唐代宗匆忙出逃陕州,长安也被吐蕃军队占领。事后太常博士柳伉上疏请斩程元振,唐代宗却顾念他往日帮助自己即位的功劳,只是削去了他的官爵,让他回乡居住。

在这两个掌权宦官先后被清除之后,取而代之的是鱼朝恩势力。后来鱼朝恩也走起了前两人的老路,朝廷事务件件都要参预,倘若不让,他就非常愤怒地说:“天下事有不由我者耶!”这样发展下去,唐代宗对他越来越不满,宰相元载看出了代宗的意思,就找机会上奏鱼朝恩专权不轨,建议皇帝除掉他。代宗知道鱼朝恩的民愤太大,就和元载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出高价收买鱼朝恩的党羽,掌握了他所有的阴谋动向,而鱼朝恩本人却还一无所知。唐代宗也毫不动声色,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仍和往常一样对待鱼朝恩,甚至恩宠更加隆厚,使得鱼朝恩完全不疑心。到大历五年(770)二月,元载等人定好了周密的计划,准备一举除掉鱼朝恩。奏明皇帝时,代宗提醒他们说:“一定要小心,谨防反受其害!”

三月寒食节时,唐代宗在宫中设宴,宴后将鱼朝恩留下,责备他平日的作为。鱼朝恩为自己辩解,言语傲慢无礼,唐代宗就下令将其缢杀,对外声称鱼朝恩受诏自缢,赐给其家六百万钱作为安葬费用。

李辅国藩镇割据空余恨

唐代宗即位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平定安史之乱。当时安史之乱已经接近尾声,宝应元年(762)十月,唐代宗以长子雍王李适为天下兵马元帅,发兵征讨史朝义。他本打算让郭子仪做副元帅,却受到两个掌权宦官程元振和鱼朝恩的阻挠,只好改让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作李适的副手。他们率领的军队在陕州和诸道节度使及回纥军队会合,共同进击叛军。

在洛阳的史朝义听说官军快要到达,就和将领们商议对策。有部下认为如果只有官军来,倒还可以一战,但如果和回纥军队一起过来,恐怕势头难挡,就建议退守河阳以避开锋芒。但史朝义并不听从,结果官军很快到达洛阳北郊,分兵攻下怀州,随后在洛阳以北的横水与叛军对阵,叛军数万人立栅栏作为屏障,仆固怀恩和回纥部队出兵夹击,大破叛军。史朝义派精兵十万过来救援,官军向他们发起猛攻,杀伤甚多,但叛军的阵形却始终不乱。镇西节度使马璘着急起来,单骑突入叛军阵中,一路所向披靡,官军大部队也跟着冲杀进去,叛军这才大乱,人马相互践踏,死伤无数。这一战官军斩首六万级,俘虏两万人,东京洛阳就此收复。仆固怀恩让回纥可汗在河阳扎营,同时派出步骑兵万余人乘胜追击史朝义,连战连胜。后来官军一直追到今天河北卢龙境内的温泉栅,史朝义走投无路,被迫在林中自缢而死,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就此平息。

平定安史之乱是唐代宗一个富有标志性意义的功绩,但借助回纥军队一事却使他经常受到后人诟病。他借回纥军队平定叛军,应该说出发点并没有错,回纥军队的助阵也确实为平息叛乱起了很大作用。但后来回纥可汗归国时,所率部众在沿途大肆杀掠勒索,给所到之处的人民带来了极大灾难,这一事件后来被评为唐代宗的引狼入室之举。平心而论,代宗并非完全漠视百姓,否则在至德二年时他也不会放下皇子的威严,为长安的百姓向回纥首领请命。但他毕竟能力有限,无法制止向回纥借兵出现的后患。事实上,不单是回纥军队,就连正规的朔方、神策军攻下叛军曾经占领过的东京、郑、汴、汝州等地后,也在当地大肆掳掠了三个月,房屋几乎被摧毁殆尽,士民们只能用纸当衣服来蔽体。参加平叛的官兵在破城之后大加掳掠在历朝历代都很常见,许多更有作为的君主都无法制止乱兵之祸,恐怕不能凭这一点对代宗过于苛责。

代宗第二件被人诟病的事情是种下了藩镇割据的祸端。安史之乱平息后,代宗任命史朝义的降将薛嵩为相、卫、邢、洺、贝、磁六州节度使,田承嗣为魏、博、德、沧、瀛五州都防御使,李怀仙仍为幽州、卢龙节度使。其实当时河北诸州都已经归降,薛嵩等人迎接仆固怀恩时诚惶诚恐,甚至拜于马前表明忠心,而仆固怀恩担心叛乱全部平定后,自己的地位也将会日渐下降,所以奏请留下这些人分帅河北,从而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党援。后人认为,如果唐代宗趁此机会将这些人分别调走,就会使他们脱离自己原有的势力范围,不至于出现后来藩镇割据的局面。但可能是因为代宗缺乏远见,认识不到潜伏的危机;也可能因为他担心将这些人调离后,北方将会成为权力真空地带,无法维持当地的稳定;还可能由于西边的吐蕃势力的强大,让他担心两处边境同时出现危机,所以还需要这些人来帮他镇守,总之是顺水推舟,答应了这一请求。后来有人认为这一不当措施成为藩镇割据的开端,也有人认为藩镇的局面早在肃宗时代就已形成,不能把责任全加给代宗,但这种割据的局面毕竟是形成了,代宗在其中究竟应该承担多大责任,也只能留给后人评说。

史思明

代宗的用人之道

代宗即位伊始,便接下了安史之乱后一个满目疮痍的烂摊子,以他的能力,虽说不上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作为,却也没出现太大失误。他算得上胸怀宽广,在用人方面还算知人善任,也比较能和大臣们处理好关系。文臣武将们在他的手下基本都还能发挥自己的才能,任用刘晏理财就使当时的经济出现了复兴的局面,而最为人称道的是他和功臣郭子仪之间的关系。

郭子仪立下这么多功劳,可说是威重天下。唐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嫁给了郭子仪的儿子郭暧,皇帝和功臣结成了儿女亲家,这虽然是历朝历代用来笼络功臣的惯用手段,但也并不容易处理妥当,而代宗却能把这种关系处理得很好,他协调矛盾的能力也从中凸现出来。升平公主和驸马郭暧的故事后来被演绎成著名的戏曲《醉打金枝》,代宗在其中就是一副胸怀宽广的明君形象。他引用的一句俗语:“不痴不聋,不作家翁”,也被后世人广为传诵,奉为至理名言。当时升平公主和驸马郭暧拌嘴生气,公主不肯让人,郭暧一怒之下口不择言,说:“你不就是仗着你父亲是皇帝吗?我父亲还看不上皇帝的位子呢!”升平公主气得回宫去找皇帝告状,代宗听了却说:“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啊。如果郭子仪真的想要做皇帝,天下早就不是你家的了。”于是劝公主回去和郭暧好好过日子。一向小心谨慎的郭子仪听说以后,吓得连忙捆了儿子去交给代宗发落,代宗却说:“不痴不聋,不作家翁,怎么能把孩子们拌嘴的事情太当真呢?”但郭子仪回家之后,还是把儿子打了几十大板。唐代宗和郭子仪的君臣关系能够维持得如此平和紧密,固然与郭子仪本人极度小心谨慎、忠心坦诚的作风有关,但如果没有唐代宗的宽容,恐怕郭子仪也很难这样顺利地安度晚年。

刘晏是中唐时期著名的理财家,他的才能在代宗一朝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自从安史之乱后,漕运一直阻塞不畅,关中的米价涨到每斗千钱,国家经济受到很大影响。后来代宗任命刘晏为御史大夫,领东都、河南、江淮转运、租庸、盐铁、常平使。刘晏在漕运沿途考察,深入了解情况后致书宰相元载,提出了“四利”、“四病”,细致分析了漕运的收益和其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元载看后很是赞成,将漕运事务全权委托给刘晏,后来漕运畅通,当第一批运粮船只到达时,唐代宗非常高兴,让卫士在东渭桥鼓吹迎接,又派使者去慰劳刘晏说:“你真是朕的萧何!”从此之后,每年运输的漕粮达到四十万斛,即使关中再发生水旱灾害,物价也不会上涨太高。除此之外,刘晏还改革了榷盐法,防止偷漏盐税,使国家的盐利收入增加了十倍不止。有一次京城盐价暴涨,唐代宗下令运盐到关中应急,结果刘晏从扬州调盐三万斛,四十天就运到京城,人们都称神不已。是是非非后人说

大历十四年(779年)五月,唐代宗患病不起,几天后便与世长辞,时年五十三岁,十月葬于元陵。在唐朝当时的局面下,代宗用郭子仪主掌军事,用刘晏主管财政,牢牢控制住了这两个重要的环节,才使得社会较为稳定,并出现了一个中兴的局面,而代宗皇帝最为后人诟病的是在他统治期间,唐朝的藩镇割据已然形成,虽然有中唐时期的元和中兴,但藩镇问题积重难返,直至唐朝灭亡。总体来说,代宗是一个比较合格的守成之主,虽不能算大有作为,却也绝不是一个昏君。

为您推荐